香港市区校园的规划和建筑

 发表于:2016年9月12日 14:01

摘要: 1970年代,香港的人口增长到四百万,工商业兴旺,经济开始起飞,社会对人才培养期望甚殷。港府此时将私人办的院校纳入资助范围,这就有了官办的理工学院、浸会学院和以后开设的城市理工学院。


理工大学校园里行人与学生的活动在抬高的平台层进行

 

城市大学校园4楼大堂两侧是演讲厅

 

浸会大学校园在高密度下保留的公共空间

 

 

1970年代,香港的人口增长到四百万,工商业兴旺,经济开始起飞,社会对人才培养期望甚殷。港府此时将私人办的院校纳入资助范围,这就有了官办的理工学院、浸会学院和以后开设的城市理工学院。理工学院 (Polytechnic)在欧洲的教育中有成熟和独特的体系。在英国和欧洲,一些城市都有一所名牌大学和一所理工学院。这些理工学院建在市中心,开设实用的工商专业,便于学生白天和夜晚进修。相比于郊区的田园风光、草坪湖泊,城市里的理工学院通常都是一座综合大楼,有的大楼从中学或工厂改建而来,附近公共交通便捷。香港的教育理念源自东西方,学院开设在市区,在不断扩建中,和紧凑城市街区互动,形成特点。

 

香港理工大学校园,第一期完成于1980年。香港理工大学前身是1937年成立的官立高级工业学院,1957年迁到红磡湾现址,1972年成为理工学院,开始筹划校园建设,它是沿着“市内”的思路开发。1972年,校方举行理工学院校园设计竞赛,巴马丹拿公司获得首奖。校园采用模数化单元化的设计,底层为机房、实验室、车行道路和上下货区;主要的行人流通空间,在平台上进行。平台的首层,多数是支柱,在全年有9个月潮湿炎热天气的亚热带香港,抬高的建筑底部能够挡雨遮荫,师生进入校区后不用打伞可以自由走动。教学研究办公是模数单元化的体块,可以根据需要自由划分。电梯、楼梯、厕所则设在一个个“核心筒”中,这些核心筒连接着教学研究办公的体块,以字母命名,如A、B、C等。这一体块则以两边的筒体定义,如BC、EF、CE等等。而步行平台,又有廊桥与红磡火车站和尖东连通。

 

香港理工学院的设计,明显受到1960至1970年代国际建筑思潮和英国欧洲各城市理工学院综合大楼的影响,如路易斯?康 (Louis I Kahn,1901-1972)的“服务”(service)与“被服务”(served)空间。使用筒体和体翼的概念,大楼在第一期建成以后的几十年里,可以逐期以单元化伸展开去,模数化、建筑构件可大量重复,节约造价,便于施工。这种单元统一使得构图整齐,形成校园内空间的围合、分隔和层次。单体建筑可能趋于单调,但整个综合体有其功能特色,和周边城市建筑环境,也有区别。经过30年的不断增建,建筑群跨过漆咸道南到了对面的何文田街区。此后,不同的建筑师都遵照主校园订下的规划设计原则,统一而有变化。比如棕红色面砖一直得到沿用,成了理工大学新建筑的专用外墙色。

 

理工学院之后,港府于1984年成立香港城市理工学院 (1994年更名为“香港城市大学”)。创办之初,学校租用旺角中心办学,同时进行设计竞赛。1985年,英国唐谋士事务所(Percy Thomas)和香港费钟 (Fitch & Chung)事务所合作的设计方案在竞赛中获头奖,并得以实施。香港城市大学的校园坐落于九龙塘的山谷里,占地约15公顷。设计者用格网模数控制庞大体量,将建筑水平分区,每区以采光中庭和色彩区分。在竖向上,6至7层的体量在3层、4层划开,3层全层为图书馆(建成时为亚洲最大的一层图书馆),4层为广厅(concourse)和阶梯教室。广厅中有商店、银行、灵活展览空间和学生休憩空间等。2003年,在主教学楼建成14年后,5楼的局部和4楼的广厅被打通,增加了垂直联系、通道和学生阅读讨论的公共空间。对于1980年建成的理工学院,有批评认为内部序列主次不分,城市大学则加强了主次的序列。

 

在城市大学建成的1990年代初,这样的广厅交流空间设计,在中国内地并不多见,因此成了内地新校区设计学习的原型。城市大学的使用面积都在大片整体块状之内,楼梯、电梯和厕所则在块与块之间的筒体里,这和路易斯?康的“服务”、“被服务”空间关系是一脉相承的。20年多来,这个综合楼服务于2万多师生,高效率超负荷运行着。

 

1998年底,和城市大学校园一街之隔的又一城大型商场建成,10万平方米的商城和10万平方米的校园,以达之路下的一条过街隧道相连,将九龙塘地铁和东铁站来的人流源源送入校园,校园里的师生和往来活动人员也给商场增添了大量人气。每天从校园吞吐的几万人流,多从隧道里步行而来。校园外的达之路却只有车行,少有人走。

 

香港城市大学的校园扩展主要是沿山而上,直抵山上的歌和老街。新建的学术楼充当了连往山上的步行通道,在各种高差上作室内或半室内的连接、休憩和公共空间,使通往山上的路途成为经过室内、半室内、半带功能的历程。城市大学的扩建,将校园中的山坡削去一隅建造第二学术楼;在原烧烤场和山路上,建20层高的第三学术楼。上到歌和老街,由政府拨出山坡地,爆破劈山造地,建学生宿舍和创意媒体大楼。

 

香港浸会学院,原为浸信会于1956年办的专上书院。1972年改称“浸会学院”,1994年升格为大学。浸会学院的主要校园“善衡校园”,原位于狮子山隧道前的窝打老道。建筑沿山坡层层而上,留出院落,而这些院落都由10几层高的教学和科研楼围合。1988年,何弢先生设计了新增建的部分,突出了实验室的烟道塔楼。校园的容积率达到1:10,但在高层高密度下,仍有不少供师生活动的公共空间。

 

1995年,在邻近的联福道上建成了“逸夫校园”,由何显毅建筑工程师楼地产发展顾问有限公司设计。由于地形的高差,步行入口设在第3层,形成长达百米的大学道广厅。大楼的底层全部挑空,一边面临联校运动场 (理工、城大、浸会三校合用);另一边,则通往楼上的不同空间。学生在开敞的底层,可以闲坐、交谈、休憩。在本已比较紧张的用地里,大楼各处有宽敞走廊、上下贯通空间和屋顶平台。这给没有传统操场的校园,增添了师生交流角落和眺望空间,形成香港校园的独有特征。这幢大楼的外墙,用了黄色的面砖,在九龙塘的传统旧区里,显得醒目。1990年代后期,政府在附近继续拨地,在逸夫校园后形成大学道,建造了一批独立建筑,如中医学院、媒体学院和学生宿舍等。在市区的校园建筑,因为用地紧张,所以都采用见缝插针的方式。

 

700万人口的香港拥有8家政府资助的大学,其中6家大学经常出现在各种世界排名的前200位,因此香港被排名机构称作产生世界上优秀大学密度最高的城市。但是这些大学的用地条件和人均面积,与它们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。无论是在市区还是在新界,香港的大学都难以达到国际高等教育院校通常采用的面积指标。

 

在香港的这些大学校园里,那种中国内地和外国大学里常见的大草坪、中轴线或四方合院,是看不见也没有条件设置的,代之以层层的平台、非对称的空间,人车分流、因地制宜的绿化、随宜的交往空间和上下左右交错又可互望的领域,以提供多种活动的可能性。在狭小校园中的灵活设计,始终是权宜之计,香港的大学若要谋求进一步发展,应在本地或邻近地区扩大校园。2010年之后,香港各大学纷纷在深圳、苏州、成都和其他城市开办新校区和研究院,是这种努力的第一步。由于内地的用地条件宽舒,各地政府鼎力支持,香港逼仄条件下曾经产生的建筑特色,在内地的新校区并未出现。

 


(作者为香港城市大学建筑学与土木工程学系副教授,著作《营山造海——香港建筑1945-2015》已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。)


作者

... 薛求理   阅读量:0

微信公众号

交流行业资讯,推荐新书好书,分享阅读体验,共享优质文化资源